心境的變化
每天學一些: I know nothing except the fact of my ignorance.私が知っているのは、自分が何も知らないということだけだ。
實地調查拍攝的照片,沒有任何修飾

心境的變化

心境的變化

應當感謝這貼子中的諸位,無論是出于善意還是懷有惡意,是疑問還是鼓勵,都會使心智得到進一步的提高,一開始當我被誤解甚至被污蔑時,我會生氣,甚至憤怒,也會反唇相譏,可在這一段時間里,我仍然在山水間繼續讀著各類圣賢書,例如道德經,墨子,莊子,論語,禮運大同,圣經,柏拉圖的理想國,福澤諭吉的勸學篇,甚至還有王爾德的快樂王子和自私的巨人。漸漸的卻感到一陣陣悲哀,慢慢的變為淡淡的憐憫,可現在卻連那淡淡的悲哀都感不到了,或許只剩下了最初的理性,和平的心靈和追求自由的本性吧。那些文字卻也漸漸忘記,或許融入思想中不用再記得了。

或許我也應該簡單的敘述一下自己到現在的生活,如果今后有緣同諸君一起共事的話,應該會多些默契,能為大家所共同企求的生活更盡些力,少些誤解和摩擦吧。我的祖父一輩和外祖父一輩都是寧波的土著居民,在他們年輕時就來上海生活,也可說是為了追求理想的生活的舊上海的滬漂吧。一位是金匠,另一位是小商店主,這或許是我動手能力還可以同時又比較喜歡看書的遺傳因子。我的父親是技工,母親是中醫師,這也是我尊重技術者和中醫的家庭影響由來。小時候受外祖母照顧良多,可以聽得懂大部分的寧波話,不過不太會說。卻因常在海外,沒趕上她老人家的送終,時時感到心中疚愧不已。小時生活于上海南市區城隍廟附近的市井之中,也就是一個普通的上海弄堂小孩。在讀初中時,因父親工作原因,搬去楊浦區的控江路附近生活。因高中在同濟大學附近的鞍山中學上學,在同不少家中經常出國的同學的交往中開始對外面的世界感興趣。因為突如其來的單相思的少年戀愛的煩惱痛徹心腑而高考失敗只進入不理想的大學學經濟后,混混沌沌地過了一段時間后痛定思痛,開始自學日語。兩年后通過了日語一級考試后去了名古屋大學學理工科,畢業后在日本公司和美資日本公司做IT和企業經營情報分析工作。因為會說英語,日語和中文又了解三國的情況,也經常作為三國橋梁承擔溝通國內的分公司和日本,美國分公司的責任。因公司的加拿大同事對移民的建議,自己在移民局網站上看了一下,按照技術移民要求投了申請,基本沒什么波折也沒花什么錢就得到了移民簽證。但那時并沒有一定要移民的心理。至于在簽證過期前來加拿大的原因有二點,一是又一次的戀愛失敗幾乎使我失去對愛情和人生的希望,想遠遠離開傷心地。再一點就是我所尊敬并愿盡全力跟隨共事的總經理的被迫辭職。跨國大公司的環境實際上同政治也沒有太大差別,大家的向上報的數據很多都是為了各種利益關系為各部門長修飾甚至是虛假的。因我一直從事IT和企業經營情報分析工作,系統提供的原始數據是不會說謊的,一切都看的比較清楚。那位總經理原本是一家很有名的日本公司的美國分公司的總經理,后來因為在日本的老母需要照顧辭職回到日本后加入那家美資日本公司,成為日本總經理。我進那家公司的面試者就是那位總經理。如果大家讀過新渡戸稲造的武士道之山的話,他是我在日本十多年中唯一遇到的介于第四和第五層的人物。也不像一般日本人的狹隘,具有國際化眼光,公平又平等對待每一位人。在一次經營會議上,我無意中提到購買部長的數據同系統提供的數據不符時得罪了購買部長,是他公平處理。但當他因為美國總部的變動和政治壓力下而被迫辭職后,也就失去了那種士為知己者奮斗的動力,即使如果留在公司因為工會和法律的保護也可以平平安安地拿著高于日本平均收入地薪水再干二三十年到退休。來到加拿大后,除了在魁北克和安大略邊境和溫哥華島等鄉村處體驗外,也在維多利亞的美國IT公司中干過類似的工作,但因在自然中明心性后排斥那種美國人高傲的經營方式同時又接觸到華人在當地的地位后,開始仔細考慮應該利用自己的能力來和平利用加拿大資源,過真正公平又能為華夏文明和世界文明和平共處而貢獻的工作和生活。這就是Z計劃的最初由來。

我把中文簡體和繁體(正體)還有日語版的現在合成在一個網站上,www.mqiu.org 。

此外,再說明一句,如果是單純抱有利用社區移民和改善現有生活的人,請不要再繼續跟下去了。從來也沒有保證過和許諾過任何。人的人格是相等的,但思想是分層的,不要強求別人能同自己有相同的想法。在此也要感謝例如專頂帖和陳二炮的反對和提防者,人人都有選擇自己生活的權利。祝大家一切安好。

天道大同社區繁體(正體)中文的永久網站為 hant.mqiu.org
評論和希望知道的事或有疑問的事請發電郵至datong@mqiu.org。
我會仔細閱讀每一評論和來信并盡可能答復。大家萍水相逢,我尊重每一位朋友的自由和隱私,不介意諸位用匿名或化名同我聯系。
為了我們的文明,也為了世界和平。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