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社區生活2
每天學一些: L'éloge des absents se fait sans flatterie. -----Gresset
實地調查拍攝的照片,沒有任何修飾

理想社區生活2

也可在一望無際的大平原處,體驗天似穹廬,籠蓋四野。 天蒼蒼,野茫茫,風吹草低見牛羊的北國情趣。在空曠的原野上,一間小屋。綠蟻新醅酒,紅泥小火爐。 晚來天欲雪,能飲一杯無?

土地平曠,屋舍儼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屬。阡陌交通,雞犬相聞。其中往來種作,男女衣著,悉如外人。黃發垂髫,并怡然自樂。

結廬在人境,而無車馬喧。

問君何能爾,心遠地自偏。

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

山氣日夕佳,飛鳥相與還。

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

曖曖遠人村,依依墟里煙。狗吠深巷中,雞鳴桑樹顛。

孟夏草木長,繞屋樹扶疏。

眾鳥欣有托,吾亦愛吾廬。

既耕亦已種,時還讀我書。

窮巷隔深轍,頗回故人車。

歡言酌春酒,摘我園中蔬。

微雨從東來,好風與之俱。

泛覽周王傳,流觀山海圖。

俯仰終宇宙,不樂復何如?

麥田守望者,這是我在路過馬尼托巴時拍下隨手拍下時的第一印象。草原三省皆為空曠而適合耕作或放牧的平原,開車兩三小時可能都是不變的田園景色。在臨近洛基山脈的艾伯塔,的確可以見到風吹草低見牛羊的情景。不過這是適合機械大耕作的地區。

麥田守望者,這是我在路過馬尼托巴時拍下隨手拍下時的第一印象。草原三省皆為空曠而適合耕作或放牧的平原,開車兩三小時可能都是不變的田園景色。在臨近洛基山脈的艾伯塔,的確可以見到風吹草低見牛羊的情景。不過這是適合機械大耕作的地區。

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這是在維多利亞郊外日本移民有機農場栽培的黃菊。我過去每周末都去體驗農場生活,做農場志愿者。不由想起[老圃殘黃菊,風霜獨不禁。匹如陶靖節,彭澤宦余心]。這是西鄉隆盛在功成名就時所寫的漢詩。看來無論是日本還是中國,對陶淵明的隱居生活憧憬的人不在少數。可惜西鄉隆盛為名利人情所困,最后身死在城山,從他在城山的生死關頭所做漢詩中,[孤軍奮斗破圍還 ,一百里程壘壁間 。吾劍既折吾馬斃 ,秋風埋骨故鄉山] 如果再有一次機會,他會選擇功成身退的隱居吧。那樣也就不會有如此眾多的犧牲了。

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這是在維多利亞郊外日本移民有機農場栽培的黃菊。我過去每周末都去體驗農場生活,做農場志愿者。不由想起[老圃殘黃菊,風霜獨不禁。匹如陶靖節,彭澤宦余心]。這是西鄉隆盛在功成名就時所寫的漢詩。看來無論是日本還是中國,對陶淵明的隱居生活憧憬的人不在少數。可惜西鄉隆盛為名利人情所困,最后身死在城山,從他在城山的生死關頭所做漢詩中,[孤軍奮斗破圍還 ,一百里程壘壁間 。吾劍既折吾馬斃 ,秋風埋骨故鄉山] 如果再有一次機會,他會選擇功成身退的隱居吧。那樣也就不會有如此眾多的犧牲了。

在亞歷山大所見的玉米田。還有很多樹林沒有砍伐開發。我問了當地農民,他們說很多是祖父一輩栽下的樹木,作為紀念和保護自然景觀,他們不會動那些樹。

在亞歷山大所見的玉米田。還有很多樹林沒有砍伐開發。我問了當地農民,他們說很多是祖父一輩栽下的樹木,作為紀念和保護自然景觀,他們不會動那些樹。

加拿大的確生長有桑樹,此為在安大略和魁北克交界處所攝。不過當地人不是為了養蠶而是為了吃桑葚而栽培。

加拿大的確生長有桑樹,此為在安大略和魁北克交界處所攝。不過當地人不是為了養蠶而是為了吃桑葚而栽培。

曖曖遠人村,依依墟里煙。鄉間房屋都有燒柴的壁爐,但不是做菜而是取暖用。爐灰也不丟棄,而是用于家庭花園中。加拿大的鄉間房屋間隔都比較大,近的也是有兩三百米,雞犬之聲能相聞,互相卻望不見。

曖曖遠人村,依依墟里煙。鄉間房屋都有燒柴的壁爐,但不是做菜而是取暖用。爐灰也不丟棄,而是用于家庭花園中。加拿大的鄉間房屋間隔都比較大,近的也是有兩三百米,雞犬之聲能相聞,互相卻望不見。

天道大同社區繁體(正體)中文的永久網站為 hant.mqiu.org
評論和希望知道的事或有疑問的事請發電郵至datong@mqiu.org。
我會仔細閱讀每一評論和來信并盡可能答復。大家萍水相逢,我尊重每一位朋友的自由和隱私,不介意諸位用匿名或化名同我聯系。
為了我們的文明,也為了世界和平。謝謝。